他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去
作者:dede58来源:dede58.com时间:2019-08-13

  至于他是怎么得到的鲁班书就不得而知了, 我的母亲曾经看到过他拿出一本薄薄的很古旧的书出来看, 母亲想看, 舅公很生气的斥责了她, 说:这样的书, 女娃娃是学不得的, 即使男孩也不可以轻易的学习。 学习这样的书对自己很不好, 一生孤独, 没有子女, 对自己的亲人也不是好。关注公众号:真实灵异事件,看更多灵异故事。 果然, 舅公一生没有结婚, 也没有子女, 而为了让自己的亲人免受连累, 他离家居住, 并请族长举行了开除族籍的仪式。

  原来, 法术是不能见臟东西, 比如大小便, 血液和卫生巾等, 粘上了就破, 跟水没有关係。 因此很多时候如果碰上别人施法害人, 可用大小便泼之即破, 紧急情况下, 咬破舌尖把血和口水一起喷出去也可!

  那舅公是变的什么东西呢?原来, 我那舅公的小弟弟还没结婚, 说了个媳妇, 是几十里外何家的大女儿 (彷彿比我那小舅公还大好多, 但那年月有人家愿意把女儿嫁给你就不错了) , 定的是八月二十 (农历?) 去女方家里下聘, 说是下聘, 不过是走走过场, 根本没什么东西好送, 就是两斤白面, 一小袋包穀, 就这点东西还是我那老祖攒了好久, 那白面还在老王家 (就那地主) 去借了点的, 这些不说, 我老祖还给小舅公做了双鞋, 白底黑面, 让小舅公去女方家里的时候穿的 (平时都光脚走路, 那里有鞋穿) , 可气的是, 不知道怎么让老鼠给咬坏了, 刚好在右脚尖那里, , 小舅公又气又急, 又怕惹老祖生气, 正不知道怎么办呢, 我舅公把那鞋拿了去了里屋, 母亲和其他几个舅公想跟了去看, 舅公不让, 只说: “看不就不灵了, 在外面等吧” , 可我母亲原有些大胆 (这点我像她) , 里屋后墙 (土墙) 年久失修有个不大的裂缝, 母亲就爬那里往里看, 只见舅公拿了张黑色的纸用手撕成了小块, 然后不知道用手蘸的是水还是什么点了点纸, 就放在了那鞋破了的地方, 嘴里还嘀嘀咕咕的是念什么, 可弄了半天也不对似的, 突然又像想起了什么, 眼睛一下子向裂缝瞟了过来, 母亲一惊赶紧缩回了头, 大气不敢出, 只听舅公在里面说: “是那个小东西在外面! “母亲吓得头也不敢回的跑回了正屋, “当时你舅公那眼睛吓死人了, 我从来没见她那么兇过! “ (母亲的原话) , 没一会, 舅公出来了, 手里拿着那双鞋, 大家吃惊的发现, 原来破了的地方竟然完好如初了, 母亲不信, 她以为是舅公用黑纸给糊好的, 就用手去拽那块, 可怎么拽也还是一块布, 到是小舅公急了, 一把抢过去: “拽啥子, 弄烂老” (四川话) , 舅公还悄悄给小舅公交代了几句话, 大家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 也就各自散了。 我问母亲是原来那双吗?母亲说, “未必还有其它的吗, 那时候莫说鞋子, 衣服都没得多的, 去偷啊!” 。

  婆婆说到这里也叹了口气,说他们家后来过得还不错,是村里比较早盖上房子的。但是杨大爷两个儿子,两个都意外出去了。小儿子更是未成年就夭折了。这些事,谁说得好呢。我又问了句,如果当时回答说有人,会不会现在不是这个样子。婆婆说,总有代价的。那个情况下谁会想到这句话是问的什么呢。这就是命。

  其中有些法术的名字, 比如 “铁围城” 、 “滑油令” , 滑油令就是让人摔跤, 无论如何都站不稳。 还有一些, 如止血的 “红孩儿” 咒, 化鱼刺的 “化骨水” , 等等。

  在这个村子里,有个大爷,就学过鲁班书。会很多术法,来解决一些科学不能解决的事情。

  学这种术法是要过考验的。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杨大爷和师傅就上了山,似乎是要试胆量。师傅走在前面,杨大爷走在后面。一路上草丛窸窸窣窣作响。时间过了这么久,当时年轻的杨大爷怕不怕我们无从得知,或许那个年代,没什么比贫穷更可怕吧。师傅在前面说一些这行的规矩什么的,杨大爷在后面跟着,一会儿搭句话一会儿搭句话。走了很久,师傅突然问,

名人养生

饮食养生
  • 机油系统中的蓄压器充满机油
  • 变成三根救命的毫毛
  • 手指一碰权杖就会释放魔法
热点关键词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梦想科技 版权所有   
网站地图